恐艾中隐藏的同性恋恐惧是如何影响我们的

对于艾滋病的认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在是和同性恋的性接触有关,对同性恋的恐惧和偏见不仅仅是存在于异性恋群体,甚至在同性恋群体也会因为恐同的意识而出现恐艾。

在《中国性与性别少数群体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中提到在中国性少数人群依然生活在阴影当中,只有5%的性少数人士公开了他们的性身份。绝大部分LGBTI人士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遭受歧视,尤其是在家庭内部;来自家人的排拒和凌辱是最为根深蒂固、刻骨铭心的。在医疗和社会服务方面,如果服务的提供者一旦获知或仅仅怀疑性少数人士的性倾向或多元性别身份,性少数人士在寻求相应服务时就会面临许多困难。那些感染HIV的性少数人士更是遭遇双重的污名化,他们在获取疾病防治和治疗服务以及无偏见的心理支持和咨询服务时障碍重重。

世界是多元化而又丰富的

在恐艾的来访者当中,有一定比例的同性恋者,他们大部分都是没有出柜,但是一旦他们有了恐艾心理之后,面临的恐惧、焦虑就会更多,更难以获得更多的支持,而且这种内化的恐惧会阻碍治疗变得更难以恢复。曾有一位同性恋来访者,在一次高危行为之后,开始担心艾滋病感染,尽管检查多次是阴性之后,还是焦虑不安,除了恐艾本身以外,还非常担心自己同性恋身份的曝光,对未来生活感到绝望,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还有一位恐艾的来访者,告诉咨询师因为担心艾滋病感染,多次检查阴性仍然不放心,甚至开始怀疑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是同性恋,有可能对自己扎针感染。这种对同性恋的错误认识,加深了本来已有的恐惧,让他痛苦不已。

看似时尚嬉皮的背后矛盾焦虑谁又懂呢

我们看到即便是当今社会对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已经开始比较包容接纳,但是在内心真正接纳,平等对待同性恋的谈何容易。长期以来,对于同性恋的病理化,妖魔化,这种恐惧早已深深内化在很多人的心理,不仅仅是异性恋,很多同性恋自己也是如此,所以他们往往对同性恋的群体也怀有深深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加深了彼此间的不信任感,也加剧了同性恋伴侣之间关系的不稳定性。由于对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性,同性恋中的非固定性伴侣的性关系相对于异性恋更多,当然感染的几率就更大,为了获得对方的信赖又采用非保护性的性行为,从而导致更多的感染艾滋病的机会。

不仅仅是普通人群,即便是医疗卫生和心理健康领域的专业人员,也需要进一步提高认识。《中国性与性别少数群体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中提到医疗卫生和心理健康领域的专业人员需要提高与性少数有关的知识水平。根据性少数受访者的报告,医务人员在问诊时仍普遍持有异性恋和顺性别假设,但同时又有较强的“恐艾”情绪,有时候对就医的HIV携带者明显采取回避甚至拒绝的态度。

《中国性与性别少数群体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中还提到:虽然就平均水平而言,性少数群体在获取医疗卫生服务或其他社会服务时遇到困难的比例不高,但农村地区HIV预防和检测服务的可及性明显较低,跨性别者在获取相关医疗服务和其他社会服务时也会遭遇更多的困难。而且,在各项社会服务中,获取为性少数群体提供的公益服务相对而言障碍较大,访谈的资料则反映出性少数群体需要和与自己具有相同性倾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的同伴沟通交流,分享经验,互相支持。

信任和支持是每个人前进的动力

艾滋病作为一个性传播疾病,一个重要的防止传播的方法是采用保护性的性行为,即全程正确使用安全套。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郭老师在此建议。艾滋病恐惧作为一种心理疾病,需要的是更多的交流与沟通,更多的信任与支持,偏见和回避只能加重恐惧。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多一点信任与沟通,也希望恐友看到恐艾背后其实有着很多文化心理的因素,也能早日找到正确的脱恐之路。

深同网感谢有你!:深圳同志网 » 恐艾中隐藏的同性恋恐惧是如何影响我们的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